新闻动态 >> 返回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正文

既见君子”:忆与贺友直先生的忘年交往

更新时间:2018-03-17 15:29:53点击次数:221次字号:T|T
  2016年3月16日,一代连环画大家贺友直先生放下了画笔,离开世人。

虽然贺友直先生离开已有两年,但他的作品和生前的点滴却一直被人惦念。在先生辞世两周年之际,“澎湃新闻·艺术评论”(www.thepaper.cn)特刊发相关纪念文章。本文作者回忆了与贺友直先生及其家人的交往,从浙江美术馆2013年举行的“‘谈情说爱’——贺友直艺术展”的筹备开始讲述贺友直先生一家的幽默和直率,正如贺友直先生所写的“既见君子”。

贺友直书“既见君子”



认识贺友直先生之前,先认识他的女儿贺小珠、女婿张海天。

记得浙江美术馆开馆不久,我向当时的马锋辉馆长建议征集贺友直先生的作品,说贺老是我从小就敬仰的大画家,他是宁波北仑人。马馆长说他与张海天是浦江同乡,还与他们夫妇是好朋友。浦江礼张村人杰地灵,出了张书旂、张振铎、张书简等十几位画家,是名副其实的“画家村”,张海天也是其中一位。他的父亲张世恩是中共的老人,前几年逝世了。海天夫妇每年都选时间回到这里度假。

2012年5月的一天,张海天、贺小珠夫妇回老家,王犁在浦江的朋友石栋邀他和我去礼张海天的老宅做客。王犁是他们的老友,我是第一次见。我坦言认识他们的目的是为了认识贺友直先生。贺小珠晚宴烧了一桌菜接待我们,席中一直是贺小珠在说话,半百的人了,却天真、幽默而直率,话题几乎都是围绕得她的父亲。虽是初见,张海天的温和、贺小珠的真率,使我们相见恨晚。张海天说小珠从外貌到个性完全钵承了她的父亲。

王犁(左一)、陈纬(左二)与张海天、贺小珠夫妇

通过贺小珠的介绍,大略了解贺老是怎样的一个人。她说父亲不愿意轻易接触生人,老人每天晚饭后有散步的习惯。上海作协离他的家近,一次路过偶遇吴亮,吴亮上前招呼:“您是贺先生吧?”老人摆手:“对不起,我不认识你。”目不斜视便过去了。这样的例子很多,小珠说不知要替人解释过多少次。记得北京《读库》张立宪写过文章,说是电话向贺老约稿,未曾开口,也是一句“我不认识你”便将电话搁了,还好老五执着,不断给他寄《读库》,一来二往才终于采访上老人。其实,贺老也是多情善感的人。诗人王寅曾有过一次与他的访谈。访谈中他对“文革”中贴过老友刘旦宅大字报事一直耿耿于怀,不能自谅,每次谈起便泪水盈眶。“文革”结束后,他总感无颜见刘。一次刘旦宅举办画展,命儿子邀贺友直,一句“贺伯伯”的招呼,令他嚎啕大哭。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经常逢人要提起这件事,一直在自责,每次都会落泪。其实,“文革”中互相写写大字报,在那个时代很普遍。比起很多那个时代过来的文化人,忌讳自己文革中的作为,甚至掩盖事实,坚决否认的做法,贺友直表现的是磊磊君子的人性之光,让人尊敬。

海天与小珠,是那种一见面便宛如老友的人。从礼张之后,我们之间时有通电话。电话那边,通常多是小珠热情的笑语,每次基本都会告诉我贺老的近况。记得随后他们回浦江过春节,还给我带来了贺老在春节那一天为我签名的连环画《山乡巨变》和《贺友直说画》两书。贺先生年九十有二了,字端庄有力,还盖了印章。这是一份珍贵的礼物。
(编辑: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