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 返回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正文

王梵志·胡适·郑振铎

更新时间:2018-03-14 17:02:25点击次数:134次字号:T|T
  笔者在纪念杨绛的文章《“残瓣”与“百花”》(载2016年11月13日《上海书评》)里讲起,钱锺书和杨绛在干校的时候曾用王梵志“城外土馒头”里的“土馒头”比喻坟茔。杨绛还在《我们仨》回忆:

恰在反右那年的春天,我的学术论文在刊物上发表,并未引起注意。锺书一九五六年底完成的《宋诗选注》,一九五八年出版。反右之后又来了个“双反”,随后我们所内掀起了“拔白旗”运动。锺书的《宋诗选注》和我的论文都是白旗。郑振铎先生原是大白旗,但他因公遇难,就不再“拔”了。(《杨绛全集》,人民文学出版社,2014年,第四卷,120页。杨绛说的“学术论文”指《斐尔丁在小说方面的理论和实践》。)

杨绛:《斐尔丁在小说方面的理论和实践》

本文对这段引文里的最后一句话,略作一点补充。

郑振铎被文学研究所确定为“大白旗”,多半是受了王梵志和胡适的牵连。郑振铎与胡适有多年的交情。1921年7月,胡适南下上海到商务印书馆考察,对茅盾半年多以前接手编辑的《小说月报》提出纲领性的建议,促成这份杂志朝着写实主义方向发展,而茅盾本人“为人生”的文学观也逐渐形成。郑振铎是商务编译所编辑,1923年1月接茅盾的班主编《小说月报》,立即开辟“整理国故与新文化运动”专栏,呼应胡适在《国学季刊》上发表的《发刊宣言》。胡适的《白话文学史》原名《国语文学史》,1927年出版后胡适作了修订,1928年再版,抽去黎锦熙《代序》,改现名。书的第二编说到,“在这种风狂和尚与谲诡诗赋的风气之下,七世纪中出了三五个白话大诗人”,第一位就是王梵志:“但宋以后竟没有人知道王梵志是什么人了。清朝编《全唐诗》,竟不曾收梵志的诗,大概他们都把他当作宋朝人了!”(《胡适文集》,北京大学出版社,2013年第二版,第八卷,241页)胡适还提及他亲见的王梵志诗:“我在巴黎法国图书馆里读得伯希和先生(Pelliot)从敦煌莫高窟带回去的写本《王梵志诗》三残卷,后来在董康先生处又见着他手抄日本羽田亨博士影照伯希和先生藏的别本一卷,共四个残卷……”他根据《太平广记》卷八十二“王梵志”条推定王梵志的年代约当590年到660年,并称黄山谷引王梵志一首诗云:

城外土馒头,馅草在城里。一人吃一个,莫嫌没滋味。

山谷评此诗道:

已且为土馒头,尚谁食之?今改

预先著酒浇,使教有滋味。

胡适已经注意到王梵志的诗不是一人所作,“不免后人附入的诗”(《胡适文集》,第八卷,244页)。

胡适:《白话文学史》

笔者的郑振铎《插图本中国文学史》是1957年12月作家出版社的版本,由复旦大学丁兆敏先生惠赠,特在此再向丁老师致谢。此书第二十三章(“隋及唐初文学”)第五节的文字是受胡适影响的:

在这个时期,忽有几个怪诗人出现,完全独立于时代的风气之外;不管文坛的风尚如何,庙堂的倡导如何,他们只是说出他们的心,称心抒怀,一点也不顾到别的作家们在那里做什么。在这些怪诗人里,王梵志是最重要的一个。王梵志诗,埋没了千余年,近来因敦煌写本的发现,中有他的诗,才复为我们所知。相传他是生于树瘿之中的(见《太平广记》卷八十二)。其生年约当隋、唐之间(约590到660年)。他的诗说教训或说理的气味太重,但也颇有好的篇什。

郑振铎接着举了“吾有十亩田”和“城外土馒头”两首诗并作评点:“这样直捷的由厌世而逃到享乐的意念,我们的诗里,虽也时时有之,但从没有梵志这么大胆而痛快的表现!”(《插图中国文学史》,作家出版社,1957年12月,287页)《插图本中国文学史》1932年问世,1957年重订出版时添换了一些图像,续撰了最后的四章,“于个别字句加以适当修改”(见《插图本中国文学史》作家出版社编辑部1957年11月“出版说明”)。胡适的名字不见于重订版,肯定是“适当修改”掉了。这本书的每一章之后都有参考书目,第二十三章所附书目中有刘半农辑的《敦煌掇琐》,没有胡适的《白话文学史》。经过1954年至1956年的大规模胡适思想批判运动,胡适的名字和著作再出现在书中就犯了大忌。抹杀胡适的贡献,太不公平,这当然不能责怪作者。
(编辑:123456)